您好!欢迎访问成都康庭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咨询热线 / 028-8704 2528

10月大宝宝确诊白血病

发布时间:2017-05-24 11:06

分享至:

胜杰情绪不好的时候,只有妈妈的亲吻和爸爸的抚摸能让他安静下来。
 
湖南10个月男宝宝患急***髓系白血病,四期治疗方案只完成两期就花光父母筹来的治疗费
 
曾晓鹏,来自湖南邵阳农村。曾有过一次婚姻因感情不和匆匆结束。2016年,他再度组建家庭并有了自己的儿子。孩子取名“胜杰”,饱含父母的自豪与期望。初为人父的曾晓鹏犹如脱胎换骨,一改平日懒散逍遥的做派,拼命工作挣钱养家。可天不遂人愿,今年3月,还不满10个月大的小胜杰突然被确诊患上急***髓系白血病m4型,必须化疗才有活下去的希望。但儿子的医疗费却让曾晓鹏一筹莫展。
 
喜结连理中年得子
 
遇到刘怀之前,曾晓鹏曾有过一段短暂婚姻,分道扬镳的结局令他沮丧,甚至在潜意识里抗拒再组家庭,安享单身的自由快乐。
曾晓鹏的坚持拗不过父亲的苦口婆心。在他6岁时,母亲意外去世,是父亲包揽了爹妈的角色将他和哥哥拉扯******,他不能不顾父亲的感受。在一次本不上心的“相亲”过程中,曾晓鹏突然对面前的女孩怦然心动,“我们是同病相怜。刘怀也是跟爸爸相依为命,她的妈妈在她很小时就去世了。”更让他意外的是,刘怀也经过一段不如意的婚姻,相似的经历,让他们很快走入对方的内心,最终喜结连理。
 
各自结束婚前的打工生活,结伴去海口谋生。不久,刘怀有了身孕在家待产,曾晓鹏则信心满满地承担起养家的重担。“我做送货司机,每月有5000多元收入,如果有加班,能领到6000元。”他说,工作虽然很忙很累,但看到辛苦待产的妻子,想到即将临世的孩子,所有辛劳都不值一提。
2016年5月12日,曾晓鹏的儿子曾胜杰在父母打工地海口出生。
 
确诊急性髓系白血病
 
孩子几个月大时,夫妻俩就抱着他回湖南邵阳老家,年迈的父亲接过孙子,高兴地合不拢嘴,“等到明年再回来,就该能喊爷爷喽……”曾晓鹏模仿着老父亲的话,当时他忙不迭地应声肯定,却不会想到几个月后,每每忆及此处,都忍不住泪流满面,“老人的心愿没能实现,胜杰还来不及回老家叫一声‘爷爷’,就突然得了重病。”
成都除甲醛
 
胜杰的健康在今年3月初出现问题——粉嘟嘟的面孔变得苍白,经常大口呕吐。在海口市妇幼保健院,医生告诉夫妻俩,胜杰的血检报告内存在多项问题,要弄清缘由,需要转诊到大医院。3月17日,胜杰在广州珠江医院被确诊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。
 
确诊之初,曾晓鹏常常觉得“心口痛”,“一想起来就要哭,好好一个孩子,怎么就有了白血病?”但他无法隐瞒孩子的病情,治病要花钱,还得靠留在老家的老父亲去借。他告诉新快报记者,每次跟父亲通话,电话另一头只有一声接一声地叹息。长吁短叹之后,老人最后要说的一句话从来不变,“我再去借借”,然后匆匆收线。
 
住院后,医生为胜杰做了更为详细的检查,确定其体内存在有基因突变的细胞,这意味着即使临床治疗有效,复发的风险也较高。曾晓鹏顾不得以后,他只知胜杰犹如他的生命,甚至比他本身更重要,“不管结果如何,现在都要积极治疗。”他说,目前孩子已进入第二期化疗,扛过几次大大小小的感染,总体向好。
 
据了解,胜杰的治疗方案暂定为四期化疗,后续如何跟进还需视治疗效果再定。“能撑过这一期化疗都很难,第三期,还没有一点儿钱。”曾晓鹏说,在医院服务的一个广州义工机构得知了他们的情况,已经在为一家三口提供免费盒饭,“真感谢他们,没有这些盒饭,我和孩子妈真要挨饿了”。
治疗费已殆尽
 
因为有感染,胜杰的治疗费已超过10万元,包括曾晓鹏夫妇的1万多元“家底”,亲朋好友借来的七八万元和网上众筹的6万多元,全部殆尽。胜杰在邵阳有参加新农合,但报销比例不高,曾晓鹏说报销来的三成医疗费仍是杯水车薪。
 
孩子这么小,怎么会得了这种病?医学上目前并无解释,但曾晓鹏细细回想,最后的疑问竟全部指向“新房”。“不知道居住环境的改变会不会给儿子的健康带来不利的影响?”他说,孩子半岁时,他所在的工厂搬迁,一家三口也跟着搬入新住处,“装修刚完成,我闻着没什么味道,不过每天还开着窗通风透气。”曾晓鹏说,胜杰在“新房”住了不久,就有一次发烧的经历,身体上还出现很多小血点,三四天才退烧。

住入新房之后,就出现各种什么发烧现象。病变的事情,我们不是第一次在新闻中看见了。刚刚装修的家里面,有大量的甲醛。不管是你装修的材质也好,还是你家里的夹具也好,都是有甲醛的存在的。所以,我们成都的人们,在搬进去新家之前,一定要进行成都甲醛检测。要是检查出来全部都是达标了的还好,要是不达标的话,我们好及时的进行成都除甲醛。为了自己的健康,为了家人的健康,我们一定不要去忽略了这些问题。

 
“血点后来消了,带他去检查也没什么异常,我们就大意了。”现在回想起来,曾晓鹏越来越觉得,那些小血点非常蹊跷,“小孩子发烧一般不会有血点,谁也不确定这中间有没有关系,但孩子已经这样了,我们只能尽全力去给孩子治病”。